4pxhongkong > 專欄 > VR叒火了,創業者為何卻喊“狼又來了”
VR叒火了,創業者為何卻喊“狼又來了”

2020年,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許多人都過上“宅家生活”,同時也帶旺了沉寂已久的VR行業。據IDC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,2021年VR頭顯設備可能實現46.2%的增長,出貨量約731萬台,保有量超2000萬台。

其中,2020年10月剛剛發佈,售價摺合人民幣不到2000元的VR頭戴設備Oculus Quest 2,僅僅用了兩個多月時間銷量便已突破 100 萬台。遠超PS VR與Valve Index,穩坐VR頭戴設備銷量榜頭把交椅。

或許是嗅到了行業商機,部分互聯網巨頭、大廠也開始宣佈涉足VR行業,計劃推出相應的硬件設備。有業界人士猜測,傳聞蘋果祕密“造”了好幾年的VR眼鏡,有可能於今年暑期發佈。

眼看互聯網巨頭、國內外大廠的動作連連,VR行業似乎又將迎來騰飛的“第二春”。國內VR行業的創客是否也有了新的願景和目標?

VR創企普遍“喜軟不喜硬”

根據IDC發佈的報告顯示,“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VR頭戴設備廠商市場份額”TOP5中,Facebook佔比38.7%,索尼佔比21.9%,曾經佔優的HTC僅為4.9%。在上榜的廠商當中,佔比分別為9.2%以及8.9%的Pico和大鵬VR,為國內創業公司。




對於國內VR硬件創業公司而言,能夠熬到今天顯然並不容易,更何況能在全球市場拿下一定的位勢。

《證券日報》曾報道過,2014年,國內一共有200多家做VR頭盔等硬件的創業公司,到2015年只剩下60多家。有70%的VR硬件創業者,都倒在了行業篳路藍縷的過程中。正因為有大量“前車之鑑”如今仍在VR行業裏掙扎的創業公司,大都“喜軟不喜硬”——專注VR內容(服務)的開發,不再涉及硬件研發製造了。

“哪些僥倖沒倒下的硬件創企,大部分都轉做內容。新加入的創客,也只做內容開發了。”深圳一家VR內容開發團隊的負責人孫正(化名)告訴懂懂筆記,他所在團隊的前身,早在六年前曾涉足VR硬件,也是最終有幸存活並轉型的“少數派”。

據他回憶,六年前團隊曾推出一款自行研發(由東莞某工廠代工)的VR頭盔,通過專用數據線即可連接電腦、智能手機,能看3D電影,玩一些簡單的VR遊戲,“儘管和如今的產品相比,技術有些簡單,但那時候華強北滿大街還都是幾十元一個(需要將手機塞進蓋子裏才能看3D電影)VR盒子,我們很超前了。”

由於硬件創業十分“燒錢”,再加上六、七年前消費者對於VR產品的認可程度較低,很難掏 出幾百元甚至上千元購買一款VR硬件。因此,在孫正眼裏,早期的VR硬件創業者完全是在“錯誤的時間裏推出了對的產品”。

燒完融資、資金鍊斷裂,硬件創業終結,轉型自然也在情理之中。相比硬件創業,VR內容創業相對簡單得多,成本也更加低。他對此解釋,VR內容創業的剛需只有人才,前期無需在硬件研發以及生產上投入大量資金。




“現在的團隊有十二位同事,每月薪資再加上辦公租金費用,也才20多萬元,只有做硬件時每月支出的五分之一,而且現在沒有設備渠道、庫存煩惱,實在是太輕鬆了。”孫正坦言,正因為成本相對較低、風險小,所以才有越來越多涉足VR行業的創業者,選擇在內容以及應用領域上發力。

他指出,即便是早前自建生產線,生產一些毫無技術門檻的VR盒子的小廠作坊,其所投入的成本、面臨的行業風險,仍要比從事VR內容開發的創業公司高出一大截,“你現到華強北去看看,就會發現曾經紅極一時的VR盒子基本上銷聲匿跡了。”

如果説,六、七年前的VR硬件創業者是在“錯誤的時間推出對的產品”,那麼如今的硬件市場,已經有足夠的遊戲內容、應用支撐,認可VR娛樂價值的用户越來越多,且設備出貨量激增。那麼,創業者是否想過“由軟轉硬”搶佔新一波的行業紅利?

年年是“元年”,創業者“真怕了”

全球疫情之下,消費者用户的“宅家生活”再次讓沉寂已久的VR行業成為焦點,更有輿論預測,VR行業或將迎新一輪的發展甚至騰飛,可謂極少數“因禍得福”的行業之一。




但是在創業者的眼裏,VR行業幾乎每年都有“利好”,每年都站在了“風口”之上,不斷成了輿論爭相吹捧的對象。早在2016年,大量資本進入VR行業,Facebook、英特爾、谷歌等眾多巨頭紛紛入場。曾經的“VR強者”HTC,更是在其手機銷量跌入谷底之後,全面轉型VR行業,推出了一系列硬件設備。

然而,號稱是“VR元年”的2016年,無數“風口”上的大風始終沒能將“豬”吹起來。

那幾年,大量VR頭顯、設備銷量不佳;大批創業者倒在了“VR元年”。到了2017年,行業機構開始回顧、總結“VR元年”一地雞毛的原因:內容不足以支撐VR硬件發展。

同時,圈內又開始鼓吹2017年為“VR內容元年”了。

“VR行業幾乎年年是‘元年’、年年要‘騰飛’,所以業內才説是狼來了的故事。”與孫正不同,於2017年成為VR行業創客的張愷(化名),從一開始便專注VR內容的開發,並且在2018年的“VR 2.0 時代”短暫轉型硬件研發,結果也是虧得一塌糊塗。

張愷告訴懂懂筆記,在2020年疫情發生之前,消費者以及其它行業對於VR的瞭解都不夠深刻,無論用户還是企業,都將VR當成是一種娛樂工具,而且是內容極為匱乏、技術也尚未完全成熟的過渡化產品。甚至連同時站在風口上的AR與MR行業,也在鼓吹AR或MR才是真正未來的論調。

彼時,除了娛樂屬性之外,VR鮮有在行業領域上的落地應用。



2020—2024年中國VR市場企業IT支出規模(億元)  數據來源:IDC

“每年都説VR要火了,接着又去炒作AR/MR,最後全是慘淡收場,如此往復誰敢輕易碰觸硬件創業?”張愷告訴懂懂筆記,受疫情的影響,過去一年來宅家的消費者用户有了更多的時間瞭解VR,加之遊戲、娛樂等應用等內容的逐步豐富,才算是支撐起了硬件產品的銷量。

但是類似的需求,到底能持續多長時間,誰都難以知曉。況且在最近五、六年間,頻頻上演“狼來了”的VR行業,其真實的發展趨勢也已令人心裏沒底兒,投資者、企業也已缺乏信心,不敢在VR頭顯、眼鏡等硬件設備領域再有較大的投入。

“不管有什麼樣的利好消息,硬件還是讓巨頭、大廠去做吧,我們創業者現在已經怕了。”張愷感嘆,如今即便VR設備銷量真的持續猛漲,“虧怕了”的創業者也不會輕易涉足、觸碰硬件領域。

除此之外,對於行業創業者而言,專注VR的內容開發似乎才更有“錢”景,而且只要站在大樹之下必然會“好乘涼”。

行業巨頭“栽樹”,創業羣體“乘涼”

IDC在《VR產業研究白皮書》中預測,由於更低的技術門檻與更精準的應用場景,商用VR市場將在未來幾年持續增長。到2024年,中國商用VR市場規模將達921.8億,約為2020年的3.8倍。



資料來源:IDC

從行業角度上看,VR應用在教育、零售、製造、個人消費及服務業(房產中介、文旅行業)、建築(含家裝行業)以及專業服務業,累積佔比超過75%。的確,自疫情席捲全球之後,VR商用進程明顯。

而最為受益的行業,莫過於房地產、汽車銷售行業。大量的房地產機構、汽車4S店都推出VR在線看房、在線看車服務。

這番景象在老牌創客周新(化名)的眼裏,只要是相關VR商業化應用,都是非常具有“錢”景的。

有別於VR在娛樂領域上的應用,VR商用對於硬件設備的要求實際並不是很高。周新告訴懂懂筆記,從嚴格的意義上説,能夠呈現立體三維畫面的應用才能稱之為VR,但是就目前而言,類似在線看房看車等固定視角的全景影像也可以視為VR商業應用。

“如果用户有條件,甚至有個VR盒子,也可以選擇有左右視角的VR看房、看車,如果沒有也沒關係,可以切換單一視角,用720°全景的方式瀏覽畫面全貌。”正因如此,周新透露如今VR商用開發的創業門檻,其實並不高。

另外,很多房地產、汽車銷售機構在洽談VR或全景內容的開發時,只講求有、不講究精。甚至只為了追趕行業的潮流,不至於遭同行趕超,純粹是為了VR而VR,

“如果過於依賴VR設備,那麼類似的商用意義其實也並不大。”


周新認為,儘管技術上可以脱離“立體三維”的“偽VR”內容,但開發費用卻並不低,以最近他們團隊為惠州某新樓盤所開發的樣板間“VR看房”為例,單一房間的全景視頻收費便高達2000元。

一整套樣板間全景開發下來,整體開發費用高達12000~16000元。至於“VR全景看車”,一台車裏外、特寫畫面整套開發,價格也在6000~8000元之間,他認為行業內大量的“偽VR”商用的開發,確實為內容創業者創造了可觀收益。但是隨着巨頭、大廠推出的VR設備普及,專注較高技術門檻的全景內容開發創業者,也會逐漸因此得益。

周新透露,只要中高端VR頭顯、眼鏡如手機般普及,他們開發團隊只需增加機位、角度的切換,即可實現“真VR”看房看車,“技術其實都有了,只看市場和用户的需求。”

顯然,讓頻頻上演的“狼來了”故事嚇壞的VR創客們,都已經放棄投入大、風險高的硬件領域,轉而專注VR商用內容的開發。如果説,財大氣粗的行業巨頭、大廠推出相關硬件設備,是前人“栽樹”的話,那如今國內的VR創業者,則基本上都選擇當那個“乘涼”的後人了。

VR創業不易,且行且珍惜!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4pxhongkong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4pxhongkong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4pxhongkong@4pxhongkong.com)

Copyright © 4pxhongkong 2000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京ICP備15062447號-2     京ICP證151088號
京網文【4pxhongkong】2361-237號